长江商报 > 中吉乌铁路迎转机 中欧最短货运路线要来了

中吉乌铁路迎转机 中欧最短货运路线要来了

2022-06-14 07:37:40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被搁置25年之久,连通中国、吉尔吉斯斯坦与乌兹别克斯坦的铁路大动脉,出现了实质性的突破。

5月底,吉尔吉斯斯坦总统扎帕罗夫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对外界公布了这条铁路的相关情况。他表示,在完成可行性研究后,中吉乌铁路将于明年(2023年)开工。此后,乌兹别克斯坦总统也公布了相关消息。

据国家发改委网站6月6日消息,6月2日,国家发改委外资司负责同志与吉尔吉斯斯坦交通部、乌兹别克斯坦交通部负责人员共同主持召开中吉乌铁路三方工作层银河集团会议,就推动中吉乌铁路项目合作深入交换意见。

欧亚之间并不缺乏铁路大动脉,沉寂已久的中吉乌铁路有何重要意义?接受采访的专家均认为,该铁路建成后将是从中国运输货物到欧洲和中东的最短路线,货运路程将较当前途经俄罗斯缩短900公里,时间节省7至8天。

缘何搁置25年

按照长期规划,中吉乌铁路将是中欧班列南线的重要组成部,最终通过乌兹别克斯坦等,经过伊朗、土耳其进入东欧和南欧。

其实,早在上世纪90年代末,中吉乌三国就已经开始讨论建设这条铁路,1997年三国还签署了关于建设中吉乌铁路的备忘录。但此后25年间,这条铁路迟迟没有动工。

对此,中国交通运输协会国际班列咨询服务中心国际事务高级协调员杨杰对解释道,俄罗斯一直希望将欧亚间的过境铁路运输放在由它主导、能过境俄罗斯以及位于欧亚经济联盟的框架内来发展。他表示,从吉尔吉斯斯坦的角度来看,该国也曾经在俄罗斯规划的南北国际运输走廊和中吉乌铁路之间摇摆,反映了吉尔吉斯斯坦国内区域发展思路的变化。

铁路的建设还少不了资金和技术问题。6月6日,吉尔吉斯斯坦驻华大使巴克特古洛娃在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进行题为“中吉关系的现状与展望”的讲座上透露,资金来源是中吉乌铁路项目此前在近20年间一直没有解决的关键问题,“推动中吉乌铁路项目落实,需要在资金来源问题上找到各方可以接受的解决方案”。

“吉尔吉斯斯坦国内政治比较复杂,反复横跳的决策让实施充满了困难,在筹集资金等相关问题上曾引发了部分民众的猜疑和不满,导致铁路建造阻力增大。”杨杰说道。

绕开俄罗斯的跨里海大通道(又称“中间走廊”)正成为欧亚间受热捧的运输通道。与此前途经俄罗斯不同,跨里海大通道的货运主要从哈萨克斯坦阿克套港乘坐轮渡,先跨越里海,到达阿塞拜疆的巴库港。然后再从巴库港铁路行驶至格鲁吉亚的波季港,再次坐轮渡跨越黑海,到达罗马尼亚的康斯坦萨港。最后,经由当地的铁路分拨至欧洲各地。

利好中国与周边国家经贸

中吉乌铁路全长523公里,其中213公里在我国境内,在吉尔吉斯斯坦境内有260公里,乌兹别克斯坦境内有50公里,根据规划,中吉乌铁路计划从我国新疆的喀什向西出境,经吉尔吉斯斯坦卡拉苏,到达乌兹别克斯坦的安集延。

据新华社报道,中吉乌铁路的建成将完善新亚欧大陆桥南部通路,形成东亚、东南亚通往中亚、西亚和北非、南欧的便捷运输通道;将拓宽新亚欧大陆桥的运输范围,提高新亚欧大陆桥在国际运输中的地位;将改变我国新疆乃至整个西部的交通格局,加快西部大开发的步伐;有利于中亚、里海石油的开发和利用,对开辟我国新的石油进口源,调整我国能源发展战略具有重要意义。

外交部网站6月8日消息,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7日在努尔苏丹出席“中国+中亚五国”外长第三次会晤期间会见吉尔吉斯斯坦外长库鲁巴耶夫。双方同意建立地方沟通联系机制,研究增设口岸问题,确保现有口岸过货持续畅通;推进中吉乌铁路建设准备工作,尽快完成项目可研;互设文化中心;便利人员往来。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研究员马斌告诉记者,中吉乌铁路一旦落地,不仅对中亚自身的经济发展,对中国与中亚地区国家的经济往来、贸易上的互联互通都有较大的好处,“以前中国与这些中亚国家的贸易多靠卡车等汽运,但卡车运量有限,铁路的运输量肯定更大,因此这条铁路为双方的贸易往来开辟了新的通道。”由于地理条件等原因,吉尔吉斯斯坦国内,汽车运输占比达到96%,因此这条铁路将极大地帮助吉尔吉斯斯坦改善运输环境。

今年,恰逢中国与中亚五国建交30周年。商务部数据显示,自建交以来,中国同中亚五国的贸易额从1992年的4.6亿美元增至2020年的386亿美元。30年来,中国对中亚五国的直接投资存量超140亿美元。目前,中国是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国。

此外,在马斌看来,这条铁路的开通对中国的中欧班列有比较大的帮助,能连通中欧班列的中线和南线,铁路一路向西,可以接入伊朗和土耳其的铁路网,为欧亚地区的设施连通提供了更多的选项,“对中国而言,这将是中国在中亚修建的第一条标准型铁路,通过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实施基础设施连通,对‘中国标准’走出去有示范意义。”此前,吉尔吉斯斯坦方面也希望将中吉乌铁路打造成共建“一带一路”合作的旗舰项目。

杨杰也认为,这一通道一旦建成并实际投入使用,对于发展中欧班列南向通道以及中国与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的双边贸易一定是有促进作用的,也能适当平衡地区内其他过境运输通道的压力。

展望未来,上述专家均表示,铁路建设涉及的具体技术标准、资金筹措、后续运营,甚至地缘争议影响等,还需经历较长时间的磋商与博弈。

(第一银河官方注册日报)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银河集团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